By_Nina

EDG两连败后的小小感叹

感觉对IG输了根本就是实力差距,没有什么谁不在状态。赛季初问题没暴露出来,现在暴露出来了而已。看过去年一整年的比赛之后,只得出一句老话——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眼前的每一步都很重要,但是现在他们还有机会。
其实电子竞技和传统体育没有什么区别。我们都是一样残忍对待这些选手。他们在一步一步走向神坛,道阻且长,摔倒受伤在所难免,这次摔重了,但只要不是粉身碎骨就还有机会继续前行。人都有巅峰和低谷,但是似乎我们无法接受。我们对他们有着最为严格的要求,他们就必须一直站在顶峰,每一次都不容有失。每当失败,就要面对巨大的舆论压力,接受无数人的谩骂,被贴上一个个带有侮辱性的标签和绰号。
曾经的中国女排,也曾输得很惨过,08年和12年的奥运会,成绩不理想,但是她们闯过来了。16年夺冠,让无数人喜欢上了这些可爱的姑娘们,但是在之前呢?那么多的失败又有谁会去探究呢?哪怕是刘翔,他也曾辉煌过,拿过非常辉煌的成绩,但是几次的失败,又有多少人骂过他。韩国的安宰贤不也是被骂到走投无路,离开韩国了吗?我们如今的谩骂也是如此。几次的失利,就会被蒙上抹不去的黑点,如影随形,在这之前取得的一切成绩就如过眼云烟。
现在无数人希望明凯回来,但是他所承受的压力呢?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令人难以承受的失败横在他面前,任何人都需要消化。他经受了那么多,他的压力无人可以想象。那么多人希望他上场,那如果他没有发挥好呢?他是不是又要被贬低都谷底?再一次接受所有人的谩骂?
万物兴衰更替,是再正常不过的。这只年轻的EDG还要经受很多很多,这不过是个开始。我想,他们不应该成为我们吹嘘的资本,也不应该是我们贬低的对象。赢了就是好样的,输了就去好好找问题,好好训练,积蓄力量。希望他们承受的压力少一点,可以好好训练,好好休息,好好迎接接下来的比赛。
最后,EDG加油!
好长的碎碎念[允悲]

等一个夏季赛
等一个S赛
等你们王者归来❤

Cr. Dilemma /进退两难XIV

Twain°:

·厂荡


·ABO


·现实向


·中篇


·持更


·不弃坑


·驼妹版<Cr.Chain up/锁链>


·送五百粉的肉渣


·ooc慎


·不上升真人


·题目来自infinite -<Dilemma>








<所谓彼此>








其实我一直相信,等你出现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你。


我就知道是你。


童扬泪眼模糊的看着那个小心翼翼蹲在他身前的Alpha,脸上是完全难以置信的惊慌。


他张开口,塔下三包一都还能临危不惧沉稳反杀的少年,连呼吸都在颤抖。


“这怎么会是给我的。”


“明熙呢。”


明凯困惑地皱皱眉,神色有些莫名其妙。


“关她什么事啊,我就是在她那借放一下。”话端顿了顿,他微微涨红了脸,声音在喉咙吞吞吐吐,“要是放我手里的话,总是会忍不住想要给你。”


童扬没敢再听下去,脑袋里思维控制不住地一塌糊涂,他都来不及擦汨汨不止从眼眶滑落的液体,自顾自手忙脚乱的拆开了那个小盒子。


玫红色天鹅绒的垫子上,赫然立着一枚镶了碎钻的婚戒,内圈镌刻着流畅华丽的英文字体,在明亮的日光灯下,折射出微弱而耀眼的光芒。


——


Clearlove&Koro1。


他到底是从怎样的幻觉中醒来,又随即坠入了怎样的梦境。


眼底的雾气还迷蒙着,可童扬终于看见那个少年笑意腼腆温柔,在沉寂如水的深夜里,在他面前,骄傲地盛放。


明凯笑着搓搓鼻子,双颊还是染些红扑扑的尴尬,十足害羞的样子,但他从唇齿间一字一顿说出的字眼,却无一不坚定得不容抗拒。


他认真的重复着,又说了一遍。


“童扬。”


“要和我在一起吗。”


童扬眨眨眼,集中在头顶的血液“唰”地一声全退下去又“轰”地全涌上来,身体站都站不住地向下滑落,最后慢慢的蹲在了地上。


他伸手,在铺天盖地的泪光里,环抱住了那个,他的少年。


How could you not know baby.


You belong with me.


童扬听见自己的声音,是大病初愈后的沙哑。


“好。”


这一声回答,像在自己的脑海,孤独又顽固的等待了一个世纪。


在他说出口的刹那,终至涕零。


 


因为我就知道是你。


所以,什么样的等待,看起来都值得。


明凯。


我是那样的想要。


和你在一起。


 


童扬趴在自家打野背上打盹,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被绿油油的膏状物体涂得奇丑无比的脚丫,某世界第一打野操纵鼠标横扫沙场还行,碰上棉签药膏什么的,简直无言以对。


“咦。”


没一会路过刚才的走廊,忽然传来明凯疑惑的鼻音。


他不明所以的抬头,明凯正转着脸四周看看,手里不安的把他往背上拖了拖。


“明熙呢。”


“刚刚我们去队医室的路上好像就没看见。”童扬揉揉眼睛,接话的语气有些无措,“要去找找吗?那你把我放下来吧,我自己能走回去。”


明凯摇摇头,又继续往宿舍的方向走,嘴里倒是实打实无所谓的意思。


“找个屁,在基地里,又不是别的地方,能丢哪儿去。再说了,那孩子,扔到狼窟里都能给她杀出条血路来。”


这都什么狗屁形容啊。


童扬无语的撇撇唇,余光瞟到随着那人行色匆匆的脚步翘起的一缕呆毛,伸手想帮他捋顺,手臂刚抬起来,又坏心的放了下去。


可是,很可爱啊。                                                       


童队努力的把唇线压了又压,最后还是彻底放弃的望着那撮软软的浅棕色发丝,唇角扬起的弧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是险些延伸到耳尖的模样。


小半生里,最为灿烂明媚的喜悦。


他在那人厚实稳重的背上,一路颠颠簸簸,连心脏的跳动都快要重合。


那样近的距离。


 


两个人到宿舍门口的时候,离平日睡觉的钟点还早,明凯满脸不放心的弯了身子把他放下,无休止的念念叨叨又在耳边响了起来:“今天就别训练了,难得这么早赵志铭那几个畜生估计个把小时回不来,你好好睡一觉,其他乱七八糟的就别想了,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千万不能自己忍着……”


童扬抿了抿唇,下一秒手腕蓦地转了个圈,把还在喋喋不休的那个人拖进了门里。


童扬没开灯,屋里一片漆黑着,他抬手环住那人温热的颈,没来得及再多做什么,强大又霸道的Alpha气息一下就压了上来。童扬霎时脚都软了,唇齿被毫无退让之意地强势吻住,连挣扎的举动都做不出,那人下了狠心的把他死死抵在门板上,辗转着亲吻。


“接二连三地这么来,真当我明凯不是A?”


模糊间童扬听见他从喉间溢出的轻笑,回响在闷热寂静的房间里,愈发低沉沙哑得魅惑,心智都要被夺去的致命。


混沌的思绪中童扬还想回嘴,刚张了唇就被那人逮住机会长驱直入地攻城略地,浓烈炙热的Alpha信息素满满充斥在交缠的吐息,隐藏在体内深处的Omega本能让他止不住浑身发软,双腿并在那人的腿间微微打颤。童扬扭了扭身子,想在自己身上找个着力点,偏偏腰上臀间是那人恶意揉捏的掌心,刺激得他整个人像过了电,最后就连唾液顺着唇角流下来,他都没有多大知觉。


 


激烈舌吻之后,如果不做爱,要怎么收场,握手示意吗。


 


童扬被明凯抱坐在腿上的刹那,意识迷乱地想着,还好没经历过发情期……生殖腔这种属性明显的东西……能瞒多久是多久吧……


那人像是嫌弃他在这个关口片刻的走神,搭在他腰上的修长指尖一动,蓦然扳开他的臀,探了进去。


没有谁能忽略在体内如此动作的异物,童扬条件反射攀紧那人赤裸的肩膀,月牙般的眉线艰难地皱着,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惊恐疯狂地占据了脑海,他缩在炙热滚烫的怀抱里嘤咛一声,那人安慰似的吻就落了下来。


源源不断传来的暖意加上Alpha信息素强大沉稳的包裹,童扬颤抖着喘了半天气,终于感觉到那股巨大的压迫感得到片刻的放松。


耳畔是此起彼伏的喘息声,童扬强忍着问自己,害不害怕。


作为一个连发情期都没有经历过的Omega,这种实在超过生理承受范围的事情,他毫无疑问害怕得要命,心底每一个柔软的角落都在瑟瑟发抖。


可是这个人,偏偏是明凯。


他童扬身体上就算有再多反抗抵触的神经,都不会有一根,是用来对付明凯。


童扬想了一会儿,轻轻叹口气,把脸埋进那人的颈窝里。


明凯摸摸他的发顶,声音低沉暗哑得可怕。


“……我进去了?”


这种所谓Alpha给予的准备时间实在太过短暂,童扬还没在心里数到三,几乎是灭顶的疼痛以根本来不及反应的速度袭卷上脑门,猝不及防的眼泪霎时就溢出了眼。


“啊我操你妈疼……”


柔软的吻细碎地落在额头眉眼耳尖,最后密密地封住他的唇,将他的疼痛悉数吞进肚里。


意识完全被某种不知名的生理因素占据之前,仿佛不会停止的起伏里童扬反射性地把腰弯折成一个近乎妖媚的姿势,自暴自弃的想,当初为什么要拉一匹狼进宿舍。


我他妈还能说什么。


呵呵。


 


在张狂绮丽的艳色把夜都染得妖娆的梦境末尾,童扬陷入浑身一塌糊涂的颤栗里听见的最后一句话,是明凯汗湿的喘息。


“荡荡。”


“你说我怎么这么喜欢你。”


 


这个问题……连我自己都没想明白呢……


明凯你这个……辣鸡……


包裹着的怀抱太过温暖踏实,童扬嘟嘟囔囔半天,自顾自睡了过去。




TBC.




【小尾巴】


先声明一下,Dilemma在A线的道路上走到现在,应该不会有再比这之前的虐度更虐的情节了,关于这两个亲儿子我最多也就只能虐成这样,再虐下不了手。还有一点就是,我真的不想再写肉了每次我自己的肉自己回过头去看都觉得难吃到死,而且写肉还是个极其痛苦的过程……以后开始一如既往(?)多糖少肉的日子,靴靴大家。